欢迎光临迅传媒会员中心!

蜗牛书屋《我有一杯酒.,可以慰风尘》 第十六期

来源:原创    发布时间:2020-05-13    作者:蜗牛电台    浏览:244


阿峰


阿峰又走了,他说是去南方,但我不知道那是一个怎样的城市,只是听他们说,阿峰在做大买卖,赚了很多钱。


每个月阿峰都会给她妈汇来很多钱,一万两万都是常有的事,后来阿峰家就搬走了。走之前阿峰妈请邻居到饭店吃饭,说十几年的老邻居走了舍不得,儿子想让自己享福,没办法,邻居们都说阿峰妈教出了个好儿子,孝顺还懂事。


邻居们都像得了健忘症一样,几年前他们还说阿峰是个坏孩子,是个混子,没有好前途,可今天就成了好儿子。看来只要赚钱,就是好儿子,有好前途,当时我就是这么想的。


年底,阿峰开着车回来,是一辆黑色的小轿车,他请老邻居们吃饭,我们都围着轿车看,觉得阿峰真是发达了,再也不是当年的小混混了。阿峰还带回来一个女朋友,穿得很少,头发烫着卷,管阿峰妈叫阿姨,声音特别好听,阿峰妈乐得合不拢嘴,说抓紧结婚,好让她抱孙子,阿峰就是赔笑。


我趁着空隙,找到阿峰,拽他的衣服。


“阿峰哥,阿峰哥,你回来了,什么时候再带我去钓鱼啊?”
“哟,这不是弟儿吗,峰哥回来得急,没时间带你去了,来,给你压岁钱。”


我低头看,五百块钱,我妈急忙推托不要,阿峰执意要给,说是给弟弟的钱,家里人就别掺和了,他这么一说我妈便不再推托了,那是我有生以来第一次拿到这么一笔巨款,还没想着怎么花,晚上回去的时候,就被我妈拿走了,说替我保管。


我没跟阿峰说上几句话,因为我知道,我在他眼里仍然是个小孩,他已经是奔三十的人了。后来我告诉他,我上初四了,学习一般,但好歹能上个大学。自从他走后A派系和B派系又打起来了。


对于这些,阿峰只是一笑而过,像是听别人的闲话一样,从那个时候我才明白,阿峰已经不是从前的那个阿峰哥了,他早就看不起曾经的人和事了,他现在想要的,不是我说的那些。


阿峰那次回来,算是衣锦还乡了,给阿峰妈长足了面子,背地里人们都说,谁也想不到啊,曾经那么一个浑小子,能有今天这发展,真是想不到啊。


我没跟他们说,阿峰是个有理想的人,我很早就知道了。我像是知道了一个不得了的秘密的孩子,独自保守着阿峰曾经对我说过的话,好像一旦被别人知道了,就是对阿峰的背叛。


现在他们越是觉得阿峰了不起,我越是鄙视他们,因为他们总是目光短浅。


阿峰走后再没有一点消息,从开始的几个月,到后来的半年、一年都是如此。阿峰妈后来基本上每天都回老邻居这边哭诉,说儿子是不是在外面死了,还是出了什么意外,怎么这么长时间不跟家里联系啊。邻居们都劝她要想开点,阿峰那孩子不会出意外的,多精多灵的人啊,肯定是太忙了。


在我高二的时候,阿峰才回来,那距他上一次回来,已经整整过去了两年时间。


阿峰很落魄地回来了,没开车,没带女朋友,听他们说是一路坐火车逃票回来的。我想去阿峰家看阿峰,我妈不让,说是不好去说什么,我也就算了。


原来阿峰在南方是做医疗器材买卖的,因为后来出了几起事故,责任人都跑了,账全算在他头上了,赔了全部的身家不说,还欠了很多钱,最后实在没办法了,才回来的。


我还是背着我妈去了阿峰家,一进门我就看见阿峰坐在客厅抽烟,样子沧桑了很多,比以前更瘦了,但眼睛还是那么明亮。


他望着我看了半天,才回过神来:“这不是那谁家的孩子吗,快来,进屋坐,现在上几年级了?学习好不好啊?”


我知道他已经忘了许多年前跟一个小屁孩说的话了,现在我们除了是邻里关系,再也没有其他的共同记忆了,只剩下寒暄和尴尬的沉默。


走的时候,我跟阿峰说:“阿峰哥,那天下午你做的烤鱼特别好吃。”


他抬头看着我说:“什么时候的事?”


我没再说话,他果然不记得了。我说不清是什么心情,我只知道,我年少时的信仰和依靠轰然倒塌,那种感觉就像被人当头一棒,告诉你你已经长大了,别再想什么幼稚的不靠谱的理想了,要脚踏实地了。


从那天以后,阿峰便从我现有的记忆里消失了,他只是我曾经的一个故友、一个相识的人罢了,而记忆里那个轻狂年少的阿峰,仍然活着。


作者:关东野客
选自:《我有一杯酒,可以慰风尘》
文章已经作者授权


锁定每周日晚21:21
我们把万千灯火说给你听
晚安!



策划:笛秋

后期:居居

主播:居居

👍 赞 (3)
👎 踩 (0)

评论区

表情

共0条评论
  • 这篇文章还没有收到评论,赶紧来抢沙发吧~

相关内容

点击排行

随机新闻

评论排行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