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光临迅传媒会员中心!

蜗牛书屋《我有一杯酒,可以慰风尘》第十七期

来源:原创    发布时间:2020-05-19    作者:蜗牛电台    浏览:220


   后来,阿峰没待多久就又去了南方,说要重新再来、东山再起,但很久都没有什么消息,阿峰妈也越来越老了,身体也大不如前,她只想有个儿子能在身边,但阿峰像是飘惯了的树叶一样,再也停不下来了。
   半年之后,阿峰有信儿了,是警察带回来的,说阿峰吸毒抢劫,被判刑了,两年六个月,人在广州关着呢。阿峰妈晕过去好几次,觉得自己儿子不会这样的,一定是警察搞错了,后来警察拿出照片,铁窗后面坐着的就是阿峰。
   阿峰妈受了刺激,那两年一直疯疯癲癫的,逢人就说:“ 我儿子是被冤枉的,是被陷害的,我儿子可孝顺了,每个月给我汇钱花,还给我找了一个儿媳妇。


   邻居再凑在一起的时候,每次提到阿峰,都像是预料中的一样,说:“阿峰从小就是个混子,走不了正道,迟早得出事,看现在好了吧,进监狱了,真是从小看到大啊,啧啧。’
   就这样,阿峰从一个混子变成了孝子,再从孝子变成了混子,而且是彻头彻尾的混子。
   两年之后,阿峰才被放出来,他回来的那天,是当地警方送回来的,说是腿脚不是特别灵便了,三十多岁就落得如此下场。阿峰妈见儿子回来,精神好了许多,每天就是照顾阿峰陪阿峰说话,可阿峰自从回来以后,就不怎么说话了,没人知道为什么。
   也许是这几年受的苦太多,也许是觉得没什么脸说,反正阿峰像是变成了一个哑巴。

   

   在我离开家乡很多年以后,和父母的一次通话中才知道,阿峰两年前就死了。
   阿峰的腿能走路后,可能是不甘寂寞,不想就这么荒废了,坐着火车又出去打拼了,他始终觉得家乡不能给他想要的,可没想到,在火车上他碰见了当年被他打住院的那个人的弟弟,也就是我曾经拍过的那小子。
   原来他哥当年被阿峰拍成了植物人,再也没起来,阿峰家赔了钱,但杯水车薪。他们一家人为了治病,这么多年一直,在外面求医,日子也过得不好。
   这小子见阿峰一个人,而且看着也不像当年那样健硕了,二话没说,就对阿峰拳打脚踢。阿峰就这样死了,死在了去南方的列车上,骨灰送回来的时候,阿峰妈也晕了过去。

   阿峰就这样死了,被许多年前的自己杀了,这或许也跟我有关,一段悸动的青春和一个注定的结局。我觉得阿峰永远活着,因为街上仍然有许多混子,每个人身上都有他的影子。而在许多年以后,我也终于明白了那天下午他想说而未说出的话。


   阿峰想给他妈好的生活,他想向所有人证明,他作为他妈的儿子,没让她失望,虽然他的经历常常被人用来当作教育孩子的案例,但我知道,在当年的某一时刻,阿峰妈是自豪的,因为阿峰给了她常人很难给予的自豪。
   我知道,阿峰永远都会活在我的记忆里,只要还有夏天,只要我还活着,记忆里的阿峰就永远那么年轻,那么轻狂,并且永远那么热血。
   每到夏日,午睡后的我经常会感到恍惚,好像当年的那个阿峰又骑着摩托车过来了。

   他跟我说:“ 弟儿,走哈,哥带你玩去。
   又好像说:“ 弟儿,莫怕,有哥在。

作者:关东野客

选自:《我有一杯酒,可以慰风尘》

文章已经作者授权

锁定每周日晚21:21

我们把万家灯火讲给你听

晚安!

策划:弋熙

后期:阿辞

主播:阿辞


👍 赞 (3)
👎 踩 (0)

评论区

表情

共0条评论
  • 这篇文章还没有收到评论,赶紧来抢沙发吧~

相关内容

点击排行

随机新闻

评论排行榜